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我安慰他说:“放心,会有机会的!  刹时,他那张脸似乎被痛苦扭曲了。我心想,淘淘一定把他伤得很重。我想不出可以安慰他的话,只好静静坐在那里观看台上表演。  著名歌手黄格选走上台来,深情地演唱着那首好听的《爱上她》。我本来对这个歌手没什么特别感觉,但今天却不同,忽然觉得他很可爱,不仅歌喝得好听,人也相当帅气。因为他穿着一套灰色西装。这是阿俊最喜欢的颜色。  于正为一脸的忧郁地对我说:“淘淘最喜欢黄格选了,她有他所有的磁带。”  我说:“是啊,今天我也很喜欢他。”  舞台上的魔术变钱,吸引了观众的眼球,于正为也被迷住了,没再跟我说淘淘的事。但愿今晚他可以忘掉那个淘淘,度过一个轻松的夜晚。一直到服装表演结束,他都没再提淘淘的事,我也是一心一意地观看演出,没再琢磨去哪儿找阿俊。  “淘淘她就是喜欢来这里,我们的节假日差不多总是在这里度过。”  于正为又想起了淘淘,就像我总能想起阿俊。到了抽取一等奖的时刻,海洋馆的胡总来到台上,大家都兴奋地望着他。  胡总用抑扬顿挫的声音说道:“我荣幸地宣布,今晚在海洋馆举行的盛大派对晚会上,获一等奖的号码是003061,奖品是相当于三千元钱的三亚豪华游。恭喜这位客人!”  全场一阵欢呼。大家都在东张西望地寻找这位幸运儿。我也兴奋得四处张望,却没见到有哪位客人站起来领奖。  仍然没有人站起来领奖。主持人又喊了两遍:“号码是003061的这位客人,您获得了今晚的一等奖。请您到台上领奖。”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这个人是不是没来呀?是不是已经走了?是不是把入场券给弄丢了?  主持人又大声说道:“号码是003061的客人,请到台上领奖。请大家再把您的入场券看一下,是不是您还不知道您的号码?”  于正为把票拿出来看了一下,遗憾地说:“我的号码是003400,没差多少,你的呢?”  我正在包里找着,已经把包翻了个底朝天。不知道我把票放在哪儿了。我说:“我的票找不到了。算了,反正中一等奖的也不可能是我。”  他着急地说:“别!你还是再找找。没看到现在还是没有人去领奖吗?没准一等奖的得主就是你呢?”  “开什么玩笑呀?我哪有那么运气!”  正说着,我在钱包里把票找到了。拿出来一看,My god!我赶紧把票递给于正为。  这时,主持人已经在倒计时了。于正为兴奋得冲台上大声喊道:“嗨!一等奖得主在这呢?”  他一下把我拉起来,推我去台上领奖!我好像在做梦一样,在观众热烈的掌声和祝福的口号声中,我落落大方地走到台上。  胡总把奖品递给我,比我还激动地说道:“恭喜你!”  “谢谢!”  我把奖品高高举起来,朝观众挥了挥手,然后优雅地朝座位走去。于正为正在过道上等我,他拉着我的胳膊说:“咱们别参加其它的派对活动了。走,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聊聊天。”  直到这时,我还没彻底从梦中醒过来,我一直不能相信,今晚的一等奖得主是我——居然会是我?我迷迷糊糊地想着,这是天意吧?是不是阿俊在海南等我呢?因为他答应带我去三亚渡蜜月的。  因为此时已是夜里十一点了,我们的运气不错,真的找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咖啡厅。  于正为高兴地说:“遇到你这样一个好运气的女孩子,我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王朔  老大见我这个样子,就笑着逗我说,小胖又发呆了(“小胖”是老大给我起的名字。他说,可爱的女人叫小胖就会更加可爱)。  老大把电话拿过去时,电话已经被挂断了。他看了一下已接电话之后,立刻站了起来,脸色苍白,额头上在往下冒汗,不知所措地站在地上。  我从没见老大如此狼狈过,他一向是沉稳冷静的。无论什么事都不能乱了他的方寸。一次,他的工地突然被停工。  他手下人急得在电话里大声喊叫,问他怎么办。因为停一天就可能是几万甚至十几万的损失。  老大只是像往常一样,平静地告诉那头,不用着急,他会有办法的。还有一次,父亲心脏病突发,急得我跟妈妈只会大哭,并且一个劲地要抬父亲去医院。老大叫我们别吵,别动,他很在行地给父亲做起了人工呼吸。结果没多久父亲就醒过来了。  父亲说,要不是老大,他就得被我和妈妈给折腾死了。其实,老大以前也没给谁做过人工呼吸,他只是在书上看过。当时他那份沉稳专注的样子,跟一个专业医生没有什么区别。  老大愣了一会儿,最后说了句“对不起”,他有急事,就走了,直到一周以后才回来。我度过了一段地狱般地生活。我们终于知道他为什么不同意我要孩子,原来他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我爸的一生对行气学颇有研究。他第一次见到老大时,就对妈妈说,这个人已经为人夫为人父。  可妈妈当时只是叫我详细问问老大的身世,我告诉他们老大孤身一人没任何亲人时,妈妈就偷偷责备爸爸,说他瞎说。因为我妈从来就不信这些。  这么多年,父亲始终没对我说过这话。当突然出现这种事的时候,爸爸却冷静地告诉我,他看老大不只有一个孩子。他叫我做好思想准备。  我晕了。我像疯了一样逼老大说出事情真相。我打他,骂他,把结婚照摔了,把他的衣服用剪子剪碎,还把他的车给砸了。他却一句话也不说,由我怎么着他就是不解释。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样,最后累了、折腾够了,就安静下来。我对他说,我要跟他离婚。他不再沉默了,而是坚决不同意。他说他爱我,不能没有我。除此之外,他还是什么也不说。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跟老大离婚。他是我的男人,我爱他,同样不能没有他。我父母也替老大说话,他们说,老大之所以做出这种事来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不说明原因就更有原因,叫我别再逼他。  他们认为,如果我爱他,就不要跟他计较这事,存在就有存在的理由。可是,那个孩子,那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就是想弄个清楚。在这种情况下,我成了一个女侦探。  每天,我要把老大的手机偷偷查一遍,把拨过、接过及未接电话都记下来。为避免他消号,我每月再去邮局调一下电话单。然后,在我认为可疑的电话一栏划上记号,挨个打过去,看看接电话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  第一个可疑电话是个未接电话。按打电话的时间推测,当时应该是老大在家里,我想他一定是不方便接听。第二天,我按照那个号码打了过去。对方说,他们是一家酒店。我更加怀疑了,会不会那个女人带着孩子住在那里。我立刻打车去了那家酒店。在登记处没发现有老大的名字。我在外面一直等到很晚也没见老大来这里。  第二个可疑电话是一个外地电话号码。这个号码连续给老大打了三天。我觉得里面可能有问题,查出这是延吉的电话之后,我没有打过去寻问,而是直接去了延吉市。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一  我在报纸上看到,刘子代老师将于今天下午二点钟在天都市图书大厦举行签名售书活动。刘子代是我非常喜欢的作家之一,在阿俊突然离我而去的那段时间,是他的书给了我生活的勇气和信心。

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这太令我震惊了。虽然我们之间只有一面之交,但在我印象中,怡心不是那种轻浮的女人。她所受的教育,应该使她懂得如何自尊自爱、如何保护自己。想不到她也被这个社会物欲横流、人欲横流的阴暗一面给玷污了。难道仅仅因为去了一次丹霞山?  我小心翼翼地问怡心,现在跟那个人是否还有联系,怡心摇了摇头。我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但我还是替她担心,她跟程家儒之间怎么办。  怡心说,程家儒给她的是婚姻和爱情,而那个男人给她的只是激情。她的这段婚外情,最多只能撕碎她的生活,而程家儒撕碎的却是她的心。  怡心强调,实际上她只是一时跟程家儒负气,以至于经历了那么一段算不上光彩的历史。可我却陷入沉思之中:女人,你连自己都无法驾驭,怎么可能玩得过男人,尤其你深爱的男人?  我问怡心有何打算。她没精打采地说还没想好,她现在只是到处游玩。她这次来安徽,是专门看望公公婆婆,想从他们那里找到程家儒不理她的原因。我急忙问她找到没有,她摇了摇头。  她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她跟程家儒之间,已经僵到这种地步。她在回家之前顺便来黄山,也算是散散心。她说,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他们的事就会有了结。  怡心的事,令我非常难过,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堵塞住了。我几乎彻夜未眠,满脑子都是怡心和程家儒。这个世界真是太恐怖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在瞬间就可能变得非常陌生、使你无法接受?  第二天早上,怡心特意来向我告别。她用手摸着我的项链,亲切地对我说:“小朔,你是一个很纯情的女孩子。但我奉劝你别傻了,别再到处找那个男人了,他早就变心了。就像我和程家儒,我们不是也曾经像所有的恋人一样,非常相爱吗?而结果呢?”  我带着哭腔说:“不!怡心,请你别这样说,我跟阿俊和你们不一样。他不会变心,永远都不会的。我打算今天就去西藏,或许他会在那里。因为他说过,他一定要带我去西藏看看。”  怡心担心地问我:“小朔,你以前去过西藏吗?”  我摇摇头。怡心又说:“就你这身体状况,根本无法适应高原反应。我劝你千万别去!真的,弄不好你可能回不来。”  “会这么严重吗?”我惊讶地说,“可是,万一阿俊真的在那里等我呢?”  怡心迷惑不解地看着我,轻声说:“他不会,他已经把你抛弃了。因为,所有的爱情,其过程可能各不相同,但结果却是殊途同归——那就是,这个世上,没有永恒的爱情,只有永久的痛苦。这是真理。”  怡心走了,房间里只有我自己。一股刺骨的寒气突然弥漫着整个房间,渗透到我的骨髓。这里没有阿俊,阿俊不会给我这种冰冷的感觉。我把吊坠项链摘下来放在胸口,泪眼朦胧。第十一章 花与香隔墙哀叹(7)凯发陈小春STOP ANGRY

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