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
关注官方微信
手机版
智慧人生  >  智慧头条 > 正文

如何打百家乐

王朔如何打百家乐   玫瑰烟斗 >> 第七章

如何打百家乐

如何打百家乐​‍

第十三章:遍野的风景桐肥槐瘦(6)如何打百家乐渴望时,范老师打来电话。他说,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跟女儿想去接你。我俩想你了。  小刘的手只驻留在我额头半秒就拿了下来。他说,姐你真的在发烧,先喝点水,然后叫姐夫来接你回去吧。他这一句“姐夫”,把我从遥远的幻想之中拉回到残酷而又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伤自尊的现实。  在那个幻想王国里,我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儿,跟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在满是鲜花的绿色草地上嬉笑、打闹。  在傍晚迷人的沙滩上深情相拥;在缠缠绵绵地细雨中,感受生命的灿烂。  然而现实中,我是一个三十二岁的已婚女人,有疼我的老公,有爱我的女儿。我是妻子,是母亲,我不属于我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去品味另一种爱情。  我知道,女人不可以要的太多,我拥有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对于许多女人来说,那些东西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已经给了我太多太多的感动。我怎么可以贪得无厌呢?  从那以后,我不再跟小刘单独在一起。我对他说,你已经是成手了,从采访到发稿可以独立完成,用不着我再帮你。  小刘没坚持什么,只是深情地说了句“姐你别太苦自己”。这句话表面看来跟我对他说的话无关,而实际上,他给了我一个无奈的答复。  我相信他也一定是喜欢我的。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的亲密交谈。小刘只在我们社呆了一年就去了深圳。听说,他现在已是某报社的名记了。  我相信他会有更好的未来,同时,我也暗自庆幸,我始终只是他的姐,而不是别的什么。如果当初,我由“姐”变成了他的“宝贝”,那么,会不会影响到他的一生呢?我有点后怕。我以为在自己的一生中,对小刘的这种“想入非非”决不可能再现。  然而,事实证明我低估了自己的淫荡(是的,对于一个已婚女子来说,对丈夫以外的男人想入非非就应该被视为淫荡)程度,或者称之为高估了自己的理性——它仅仅是一个开端。  小刘走了以后,我们社又聘了一个叫诚的记者。他已有两年的工作经验,而且以前做的也是记者。他在采访及文字方面都很出色,是一个很不错的员工。  同小刘相比,诚显得憨厚、质朴。诚没有小刘那么灵光。小刘跟我说话的时候,眼睛会一直地看着我的眼睛。更多的时候,他是在用眼睛跟我交谈。  诚却不然,他跟我说话时像个做了错事的小学生,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最有趣的是,他叫我楚老师,从没叫过我楚总。而且对我的称呼也总是“您”。  社里每天给员工八元钱的补助费。我们的午餐多半是在饭店里吃,总是一帮人在一起吃饭。我常常混在员工当中,我喜欢接触他们,在这一伙人当中,差不多我算是最大的了。  平时大家都很尊重我,唯独吃饭时,才把我看作他们中的普通一员。大家很开心地在一起,嘻嘻哈哈地说笑。  即使在这个时候,诚也还是不敢抬头看我。偶尔和我的眼神碰在一起,他立刻像受惊的雄鹿一样,迅速逃开。诚的这种腼腆吸引了我。诚长的不帅,但很健康。身高只有一米七二,但体重却超过八十公斤。他胖胖的样子非常可爱。我暗自给他诚起了一个昵称,叫他“熊宝宝”。  一次,我从洗手间里边出来,诚正好往里进。在跟他如此近距离地接触中,我以光的速度想到,他这么胖胖的身体,那个部位是不是也是胖乎乎的呢(我的无耻度升级了)?  我立刻觉得口干舌燥,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它的确是干干的。跟诚的眼神相遇的瞬间,我脸红了。

如何打百家乐

如何打百家乐

第六章:蝶影迸碎了黄色的花香(4)第八章 柳丝轻轻划破水皮(2)如何打百家乐  结果那天我回去后才知道,那个人的确不是父亲要我去接的人。要来我家的是一个外国人,不会说汉语。我爸担心他过不了保安那一关才叫我去接他的。  这次轮到我一脸迷茫了,被我强行接到的那个人是谁呢?这件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了我们家人的笑料,连我本人也觉得好笑。  我爸就是从这件事上反对我再当演员的。他担心我分不清现实和剧本,还危言耸听地预言,长此以往我容易神经错乱。笑了一阵子之后,也就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还会见到那个人。  大约过了两个多月的一个晚上,我拍戏回来已快十二点了。我疲倦得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迷迷糊糊地进了电梯。  电梯一停,我以为是到家了,低着头就往外面走。结果跟一个正往电梯里进的人撞了个满怀。  我慌忙抬起头,觉得这个人很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也怪怪地看着我。就在我要走出电梯的一刹那,那个人突然说道:“请问你父亲是谁啊?”  我也终于想起他来了,我说:“我是你梦里的人。”  他回答:“可惜我从来不做梦。”  暗号对上后,我俩并没像地下工作者那样警惕地向四处张望,而是哈哈大笑起来。我兴奋地说:“原来是你啊,老大(“老大”这个称呼就是这样被一路叫了下来)。”  我们就这样认识了。他告诉我,他就住在顶层,是新来的住户。我俩说话的那会儿没注意,电梯已到了顶层,他没下去,而是陪我下来之后又上去的。这个人这么绅士,令我大有好感。  说来也怪,在这之后,我们经常遇到。有时候,可以一起从电梯出来一直走到大门口。  为这,还被我妈误会过呢,她老人家以为我有男朋友了呢。高兴得总是神秘地冲我笑,连我爸也笑呵呵地开我玩笑说,有的小同志自以为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呢,其实早被侦破了。  没用多长时间,我跟老大就真的成了恋人,这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大我六岁,几年前辞职以后就开始做房地产生意。对于我俩的事,我爸妈虽然没反对,但也没说支持。  我父母一直希望我找一个搞学问的男朋友。可老大是干个体的。可能父母觉得,我们这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女儿嫁给一个个体户是不合适的。那时候毕竟还不像现在,人们很计较这些。  跟老大恋爱的那段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日子。我们不仅外形相配,而且那种内在气质、文化底蕴也相得益彰。无论我们走在哪儿,准会有人投来羡慕的目光。  在此之前,我没有过男朋友。从小学开始,我就被大家称作校花。自己也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觉得身边没有一个男孩儿可以配得上我。  我在大学时的外号叫“独行牡丹”,既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女朋友。初一时,我的身高就已一米七十多了,身材也不错,很少有女孩子愿意跟我走在一起。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我一个人独来独往。  每当我在男生宿舍楼前走过时,总有人向我吹口哨。我知道他们是因为喜欢我才这样子的,我就更加傲气凌人。  老大经常带我去的地方不是酒吧、夜总会、咖啡厅等娱乐性的场所,而是远离尘嚣的郊外。我们在春意盎然中领略万物的勃勃生机;在青山绿水中感受大自然的绚丽多姿;在落叶纷飞中慨叹生命的辉煌与无奈;在冰天雪地的银色世界中体验飞翔带来的刺激和疯狂。  在经历整整一年的相恋之后,我们的感情已到炉火纯青的程度,老大决定娶我。老大常说,我是本世纪为数不多的最后几个纯洁女孩之一。初次跟老大接吻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着。我是把整个的自己清清白白、完整无缺地交给他的。

编辑:
返回顶部